漠笑

!!!

【韩叶】fate/honor 02

※老叶是saber!!!

※ooc 渣文笔_(:з)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2

“master,附近有servant反应。”

宋奇英本来只是想带着韩文清来熟悉地形,以便制定对其他servant的作战方针的,没想到这么快就碰到了对手。宋奇英还在犹豫要不要应战,突然一把黑色的战矛从天上快速的刺过来,朝着他的脑袋。还没等宋奇英做出反应,韩文清就已经接下了那把战矛,矛尖在宋英奇额前两厘米处停下,他有些愣神,但那只是短暂的一瞬,他迅速冷静了下来。

“战矛?Lancer吗。”宋奇英作了几个防御魔术,又拿出一撂文件,“Lancer的master是……刘皓?这个人…”

“来了!”韩文清突然转身,曲臂挡住了横向扫过来的战矛,接着他反手抓住战矛用力一甩,那战矛便跟着它的主人一并飞了出去,在墙上砸出了一个大坑。

“切!”一个痞子样的男人从前面的拐角走了出来,“不愧是berserker,这股蛮力果然厉害。”

韩文清斜眼瞟了那人一下,那人不禁打了个冷颤,韩文清脸上的阴沉实在让他觉得下一秒自己要被他打飞出去。可韩文清并没有理他,而是纵身一跃,跳向了Lancer那边。

“你就是刘皓?”

“啊?没错!”见berserker没理自己,刘皓的火气立马就上来了,看见宋奇英跟他搭话,他像是找到了出气桶似的,“老子就是Lancer的master,小屁孩儿,如果你还不想死的话,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吧!”

“我是不会投降的。”

“哦?那你可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!”话没说完刘皓就冲向了宋奇英,身边旋着用魔力聚成的绿色光球。

“呵,就凭你一个三流魔术师?”

将魔力凝聚在双拳上,宋奇英躲过刘皓发射出来的魔法光束,迅速来到刘皓眼前,聚力,从下巴给刘皓来了一拳。

两人交战的地方是个不起眼的小巷,在小巷口的一个路灯上,谁也没注意到一个奇怪的浑身通透的小虫在夜空中闪了一下,又逐渐隐入了黑夜。




叶修看了看闭着双眼,身边有淡蓝色魔力围绕的邱非,问道:“监视魔术?”

“嗯。”邱非收回魔力,换换睁开双眼,“berserker和Lancer现在正在交战。”

“呵呵,让他们打呗,等他们都打得只剩一个了,咱们再来个最后一击,搞定他们,拿走圣杯。”叶修叼着一支烟,重新拿起游戏机,靠在沙发上的模样十分懒散。

邱非看着叶修,有些无奈的说到:“你真的是saber吗?怎么跟书上记载的正直,喜欢正面作战,不屑于偷袭、暗杀的saber不一样啊?”

“社会在发展,时代在进步。你们不也都不抽要点火的烟了么?谁规定saber不能嫌麻烦了?”

“……”邱非没法反驳。




废弃的大楼里,突然飞进来一个人,他重重地撞在一根柱子上,发出了巨响,原本就摇摇欲坠的楼房又震了震,一些灰尘、碎石落在了地板上。那人捂着胸口,发出一阵猛烈的咳嗽声。

“那战矛原来的主人跟我战了十年,我们有输有赢。可无论是输是赢,那把战矛在那人手上都发挥着全部的实力。就算它化成灰,我也认得。”韩文清跳进楼里,站在了哪个人的面前,“可它在你手上,一点威力都没有,你根本发挥不了它真正的实力。所以我还是当初那句话——”

“小朋友们现在就想要改朝换代,还嫩点——”

“孙翔。”




宋奇英一侧脸,绿色的魔法光束几乎贴着他的脸飞过,他快速收身,弓着身子一拳打向刘皓。

将魔术和体术结合在一起是宋家独特的魔术,因此宋家世世代代的魔术师在单挑这方面占有很大优势。而刘皓的魔术是从另外一个魔术师大家偷学来的,无论是魔术经验还是魔术强弱都比不上宋奇英,所以他才一直被称为是三流魔术师。

“你的魔术,是从叶家偷学来的吧?”看着一副狼狈模样的刘皓,宋奇英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,又对着刘皓给了一脚,“而且学的还只是皮毛。”

“咳!”刘皓猛地一声咳嗽,鲜血喷了出来,他双手撑在地上,不停地喘息,“关你…额咳…屁事!”

“确实,我现在的首要目标是打败你,那么,受死吧!”

宋奇英正挥着拳头,突然刘皓将右手举起,耀眼的白光猛然亮起,宋奇英被白光闪得不得不闭上眼睛,等白光消失后,刘皓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考虑到现在唯一能够保护刘皓的人,宋奇英抬头望向那栋废旧大楼。




“你现在,根本不能发动却邪的宝具对吧。”韩文清看着孙翔,把疑问句说成了陈述句。

“呵,万一我能呢?你就不怕我现在发动宝具然后杀死你吗?”虽然处于劣势,但孙翔骨子里的那股骄傲劲一点没少,他生前是万人敬仰的大将军,即使是面对战场上的前辈也没在怕的。

“不,你不能。”韩文清的目光中透露出了坚定,“现在能发挥却邪真正的力量的,只有那一个人。而你,还不够格。”

“切!明明是那个人胆小懦弱自己退出,你们凭什么说我不如他?!”

闻言韩文清脸色一黑,举起右拳对着孙翔的脑袋重重捶下去,而此时的孙翔根本没有力气躲开。

“轰!”韩文清的拳头砸到了一个紫色光盾上,那光盾坚硬无比,接下了能砸穿一堵墙的韩文清的拳头。

韩文清眉头一皱,收回右拳,看向了那个从暗处走出,身着紫色斗篷,一头银色长发的男人。

“caster。”
——tbc——

嗯……羊习习现在还是处于叛逆阶段,所以被打得惨……以后就不一定啦

应该算是个大长篇,韩叶的爱恨情仇应该会在后面一点(◦˙▽˙◦)

评论(6)
热度(27)

© 漠笑 | Powered by LOFTER